行政單位‎ > ‎校長‎ > ‎校長的話‎ > ‎

2014 國際教育(PART1) v.s 干卓萬山之行

張貼者:2014年11月4日 上午12:11徐佩君   [ 瑞豐管理員 已於 2015年8月31日 上午7:32 更新 ]

這幾年開始爬國內的百岳名山 很少想為文記敘(幾乎沒有)

因為登山經驗的美麗與哀愁 文字難表述於萬一 只有登山者才能心領神會

  這次爬干卓萬山 卻讓我有寫文的衝動

 

首先 這當然是一座不太好爬的山

其次  它所吸引我的  就是 它是獨立於中央山脈旁的一大塊山系

 

中央山脈 台灣脊嶺 走在最高的秀姑巒山 感受到台灣東西向奔流而去的壯闊..

玉山 台灣最高峰  確有君臨天下之感!

雪山 柔美秀麗的山系 圈谷 冷杉 玉山圓柏  風情萬種


干卓萬山  獨立於群山系之外  是個什麼樣的景致呢?

 

干卓萬山  苦繁不及備載

從兩隻腳  走到三隻腳(加根拐杖最後用到四隻腳(兩隻手用爬的)

令人想起那古老的希臘神話 (1*)

從日昇走到月明  從雞叫走到鬼叫….

 

總算  登頂了

從這個獨立山塊  眺望著中央山脈….

 

突然想起一部電影 海上鋼琴師

主角曾動念下船去的理由是因為 他一輩子在海上 不曾下過船

不曾從陸地上看海  不曾聽見過海的聲音

 

暑假期間很認真的爬中央山脈山系的群峰  享受著從中央山脈看台灣的暢快

卻未從另一個獨立於中央山脈的山塊中看中央山脈

 

在干卓萬的山頂上 我看到了中央山脈另一個樣子

 

 

這種感覺 讓我想起了這兩週在大園高中參加的國際教育研習

 

在很多時候 我們除了用台灣的眼光看台灣

卻缺乏從不同的眼光看台灣?

 

 

國際教育 其實要我們看見的不只是別的國家 不同的世界 不同的文化

而是這些不同的眼光 所引領反轉的 或許是一種能夠看待自己的能力

 

所以 當我登中央山脈最高峰時所看到的中央山脈並不是全貌

從干卓萬山 我看到的中央山脈 才得見另一種壯闊

 

 

國際教育是什麼?

看別人 看世界  也看自己

 

 

 

 

1:《人面獅身》一個自稱斯芬克斯的獅身人面怪物,有天突然出現在底比斯城。他坐鎮在城北的山上,每當有人經過,就問他一個謎語,答對了便可通過,答錯便把他吃掉。許多經過的人民因為回答不出答案被吃掉,十分恐慌,因此代理國王只好貼出公告,徵求可以解開謎底的人,獎賞是這個王國及王後尤加斯妲。一天,來了一個外地人伊底帕斯,是柯林斯國的王子,曾在德爾菲的阿波羅神殿聽到可怕的預言,阿波羅告訴伊底帕斯,在他命中注定要弑父娶母。伊底帕斯位了不向命運屈服,決心離開科林斯國,卻不知道他親生父母便是底比斯的國王及王后。伊底帕斯到了山上,挑戰斯芬克斯的問題:「什麼東西早上是四隻腳,中午二隻腳,晚上三隻腳?」伊底帕斯一下子就會回答:「人。」於是代理國王便實現他的諾言,成為當地受人敬重的國王。(引自網路資料http://mypaper.pchome.com.tw/blueful/post/212490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