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單位‎ > ‎校長‎ > ‎校長的話‎ > ‎

「減法」的教育----記一個寂寞的孩子

張貼者:2014年10月21日 下午7:51瑞豐管理員   [ 瑞豐管理員 已於 2015年8月31日 上午7:30 更新 ]

日期:2010/2/22 瀏覽人數:3033

文/桃園縣霞雲國小-徐佩君.

「減法」的教育--記一個寂寞的孩子

原來,一直讓我感覺特別的地方,是她的寂寞。這孩子,寂寞的生活,寂寞的學習,寂寞的長大…。

 

現在的教育型式充斥著一種「加法」的教育,不斷地增加熱鬧、活潑的元素,彷彿轟轟烈烈的生活,才能有效提昇教育的成果。可是,有許多的孩子,在這些繁華熱鬧中,卻更形落寞…。

而我們的教育花了多少時間拔草?花了多少時間用一種「減法」的角度思考?努力減去不利的因素,減去阻礙著孩子成長的因素。例如,小萱,在充滿暴力、不安的環境中成長,家庭忽視她,學校冷落她,同學排擠她,在不斷「加法」的教育的教育實施下,她到底能得到什麼樣照顧?還是她只能更顯落後,更顯孤寂?

.........................................................................................................................................................................................................

最近在填寫一些資料表件,其中有一個欄位是「您的教育理念」。「教育理念」哦,聽起來是個很嚴肅的問題,但仔細想想,卻又好像是每天都在碰觸的問題,對一個老師而言。這不禁讓我想起,初冬時候遇見的一個孩子…。

 

有時候,會接到鑑輔會的電話,要我幫忙去看看提出安置需求的孩子。因為我在山上,鑑輔會的老師每次都會很不好意思的拜託:「啊!要拜託老師哦!因為山上真的太遠了…。」其實我是很喜歡接到這樣的電話。特教的孩子總是弱勢,偏遠的特教孩子,更是弱勢中的弱勢,這樣的孩子總是會讓人想起一些深刻的事,比如說生命,人艱難的生命、辛苦的生活…。

 

 

去進行評量前,有時候,我會仔細的閱讀著孩子的基本背景,準備著適合的切入點;有時候,我也會刻意不看孩子的基本資料,直接做測驗,因為不想被先入為主的觀點牽引著,不小心帶著設想的眼光,預期的想法。那天,簡單看著資料,隱約記得單親、小二、小女生,想安置資源班、殘障手冊是輕度智能障礙、原住民…。

 

 

小萱(化名)被老師催促著要向我打招呼,她訥訥的不吭聲,我尷尬的說:「沒關係,孩子不熟。」有時候我們希望孩子能展現應有的禮節,但是,卻很少考慮到孩子的感受。陌生的阿姨、一個大箱子、要做什麼?其他同學有沒有?會不會怎樣?…充滿著一大堆的疑問與不安,當然說不出什麼有禮貌的話。

後來她留下來跟我一起做測驗,孤伶伶的神情,突然讓我有種心酸的感覺,彷彿這世界對待她的樣子,就是這樣,突然把她放下,然後走掉,沒有人對她解釋發生了什麼事。我跟她說要玩一些好玩的遊戲,她並沒有反應。

 

 

可能是因為遊戲很有趣,到後來,她竟然說了很多話,很有想法的嘰嘰喳喳的說個沒完。說有小朋友想吃一個小方塊,她勸阻了下來;說她的阿姨會罵她;說她很會拼圖;說她每次跟同學說話,別人都不理她…。那次測驗,不知道為什麼,我做得很愉快,這孩子回答問題的能力,並不會讓人覺得很沮喪,是個普通正常的孩子。

 

老師來接小萱的時候,像是要同理我的處境般解釋著說:「這孩子不愛說話,平常都很沈默…,」看得出,老師的挫折。有時候,我也很能體會老師那種無奈又無力的感覺,落後的孩子、緩慢的孩子,怎麼樣都會讓人感覺疲倦。但這孩子卻又似乎有著什麼特別的東西,讓我感覺不同。

 

回家之後,仔細的看資料,我才恍然明白,這是一個家暴家庭的孩子。不穩定的家庭狀況、不穩定的行為反應、不穩定的家庭關係,是個不被喜歡、不被注意,甚至不被歡迎的孩子…。

 

原來,一直讓我感覺特別的地方,是她的寂寞。這孩子,一直寂寞的生活,寂寞的學習,寂寞的長大。

現在的教育型式充斥著一種「加法」的教育,不斷地增加熱鬧、活潑的元素,彷彿轟轟烈烈的生活,才能有效提昇教育的成果。可是,有許多的孩子,在這些繁華熱鬧中,到底得到什麼?

 

 

我想起人本心理學家Carl Rogers曾言:「成為一個人,成為自己本來的樣子。」他把人比喻成一顆橡樹的種子,只要有充足的環境,讓那顆種子盡情的發展,它可以長出自己可以成為的樣子,而每顆種子可以長成的樣子都不一樣,但是每顆種子都需要溫暖的對待、真誠的尊重和無條件的接納。

 

 

在「加法」的教育中,我們其實來不及看見每個孩子自己的樣子,而是不斷的提供養份,不斷的希望他們長大,不斷的要他們表現我們所提供的養份中,對於他們的滋潤有多少?其實,我們並不常去想像每一顆小種子自己的樣子。

 

 

我在山上看別人種水蜜桃、甜柿、蔬菜…,最常聽到他們抱怨的事,往往不是種植、施肥,而是「去除雜草」。植物小的時候,你必須小心翼翼的拔除不良的雜草,免得小小的植物沒有足夠的空間生長;長大一些了,也還要繼續的除草,好讓營養集中讓果實更甜美。除草的工作是不能怠忽的,稍一不慎,雜草可能就侵擾了整片土地。就像「小王子」為了他的玫瑰花,也要每天細心認真的拔除猿猴麵包樹的幼苗。

 

 

而我們的教育花了多少時間拔草?花了多少時間用一種「減法」的角度思考?花了多少時間努力減去教育環境中不利的因素,減去阻礙著孩子學習成長的因素?例如,小萱,在充滿暴力、不安的環境中成長,家庭忽視她,學校冷落她,同學排擠她,在不斷「加法」的教育環境實施下,她到底得到了什麼樣照顧?是增加了美麗?還是更顯落後,更顯孤寂?

 

 

「減法」的教育應該要做些什麼呢?

 

減去不必要的熱鬧教案。把寫文件做資料的時間減少,用多出來的時間認真看看孩子的眼睛,聽她說話,看她寫字,讓她說說她的心情,溫柔的陪陪她…。

 

 

減去過度放大的教育想像。學習理解與尊重,理解每顆小種子可以擁有的自己的樣子,理解孩子的潛能,理解每個孩子獨特的樣子,並且尊重。

 

 

減去不真實的期待。試著真心的接納,充份的關懷,放下自以為是的期待想法,真誠的面對眼前的小種子,讓她可以無條件的得到接納與關懷,不因為她優秀,不因為她美好,而是因為她就是她,她就是自己的樣子。

 

按照Rogers的說法,小種子就可以朝向陽光,認真的成長,然後,自我實現!

 

 

ps:去年學校種滿了大片的波斯菊花田,每顆小種子都認真的長大,給了我們非常美麗的春天。我時常想,或許小朋友也是這樣,每個孩子都像一朵花,只要在適當健康的環境裡,就能帶來滿園的美麗。


Comments